宣容 | 什么才是最好的教育?把孩子变成小麦

先讲一个故事:很多年以前,一个犹太人对着他儿子说:“我们唯一的财富就是智慧,谁也拿不走,当别人说1+1等于2的时候,我们应该想到等于3!”

20年过去以后,父亲已经死了,儿子已经长大,他成了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。有一天,美国政府在清理自由女神像翻新之后剩下的废料,向社会广泛的招标,但是没有人去应招,结果还在法国旅行的这位董事长听完之后,立马飞到纽约,他把那些剩下的铜块,废木料和螺丝都买了回去。

当时很多人对于他的这样的一个行动,感觉到非常的愚蠢,但是这个人,他把那些剩下的废铜料做成了小的自由女神的神像,把那些从自由女神身上扫下来的灰卖给了花店,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他就将这一堆废料变成了350万美元的现金。

再讲一个故事,发生在我家小王子身上,班上的每一个同学每一个月都要写一篇作文,写完作文之后老师会很用心地去修改,接下来老师会布置一个新的作业——每一个孩子都要去背诵那些老师修改过的你自己写的作文。注意哦,不是背经典范文,是背你自己写的。

为什么这么做?因为六个月后,在期末考试的时候,老师如果能够押对一道作文题,那么孩子们就可以用背诵的方式把之前老师修改过的作文,再写到期末考试的试卷上,这样,班上的成绩就会大幅度提高。类似这种奇葩方式存在于各种公立的小学当中。

我们这样学习的结果是什么呢?

诺贝尔奖自成立以来,犹太人共拿走了20%的化学奖,25%的物理奖,41%的经济学奖。而中国到目前为止,有九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其中七个是美籍华人,还有一个是法国籍。

这让我不得不去思考,怎样才是好的教育

犹太人教育:智慧第一

最好的教育毋庸置疑是在犹太家庭中,他们认为金钱,财富,地位等等都可能会被人家拿走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犹太人认为只有智慧不会被拿走,于是他们会把大量的精力和金钱,投入在教育方面。

再来反观我们,你会发现你身边充斥着非常多思维简单的人,他们有着大量的二元对立的思维或线性思维。二元对立思维,就是认为事情不是对的就是错的,世界不是黑的就是白的;线性思维就是认为我必须做了A才能去做B,做了B才能去做C。

这种扁平的,单一的,零散的知识框架,使得他们对世界的认识也是是模糊的,扁平的,单一的。直到成年碰了很多钉子,才发现这样思考似乎不行,没解决不了问题,才会去思考什么是更好的学习方式。

但是,在这里我不得不承认: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在印度,他们的教育方式,更加恐怖。印度有3.3亿个神,在印度人看来,能够记住这些神的人都已经是智力超群了,所以他们的各项考试,纯属考的是记忆力,哪怕是像化学物理数学,这些需要去应用的学科,他们也会用各种问答题,而不是应用题来考你。

所以武志红就说,如果我们是巨婴,那么印度就是没有出生的,还在娘胎里面的一个胚胎。

照这么说,犹太教育应该算是可以独立行走的5岁儿童吧。

他们究竟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,能让人能够有杰出的思考能力,从而有杰出的成就呢?

这里面就不得不提出,一个关键点,叫做“翻转式学习”。

新时代:翻转式学习

在过去我们是工业时代,因此每个人要被当做是零部件培养出来,把它放在流水线上,那个时候,我们不需要去思考全局的东西,我们只需要掌握某一个技能就可以了。

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,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互联网时代,集体已经开始瓦解,走向了个体时代。这种个体,不再是一个零部件,他是一个公司,是一个CEO。

所以,这个时代对个人的主动思考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而我们现在的教育却还处在工业时代。

翻转学习更能调动人的自主学习性。它改变了传统的课堂形式——老师教,孩子学,老师是课堂主体。那么反过来是,让孩子成为学习主体,而老师只是旁边的引导者。

比方,孩子今天突然告诉老师说,我特别想了解一下,王者荣耀的游戏应该怎么打通关?老师就会引导他去自我思考:可以采取哪些方式得出你想要的结论,甚至有同样问题的孩子可以聚集在一起,去研究攻略,而老师不进行任何的教学,如果孩子有任何的需要帮助的地方,找老师就可以了。这就叫做翻转式学习,老师被称为引导师。

在中国目前来说,我观察到的这方面做得很像的,是一个很奇葩的游牧学校——加贝村。他们没有任何的教室课堂,学生没有学籍号,学校也不被国家的教育部所承认。

老师们带着一群7岁到12岁的孩子,每个月都换不同的地方去游学。学校聘请最好的老师,使用各种跟国际接轨的课程模式。

他们可能这个月,在深圳大鹏去学习如何航海,在实操航海这门技能当中,学会了天文地理知识。他们可能下个月在杭州美院,直接跟美术大师对接,通过绘画,学会了语文,美术等学科。

而他们的孩子在加贝村里面,可以随便提出任何一个他自己想要学的主题,那么老师就会帮他去购买最好的材料,引导他自主来学习,学完了以后孩子还可以教给同学。

可汗学院:精熟教育

在世界范围,把翻转式学习做得最好的就是可汗学院。可汗是一个美籍印度人,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专业毕业的。一位亲戚的小孩因为搞不懂一些数学的知识请教他,于是他就突发奇想的做了一个小视频给小孩去看,结果一传十,十传百,一直传到了比尔盖茨那里。

可汗的这种教学方式简单直观,一看就会。于是,可汗学院后来提出了一个颠覆性的理念,不要60分万岁,要100分才行,这叫“精熟教育”。

比如数学,可汗会建立很多的模块,每一个小视频都对应一个数学模块,当你学完这个视频之后,你需要做十道题,而且一题都对之后才能进入到下一个模块。他要求的就是一个很扎实的基础学习。

如果像60分万岁的这种教育,学生可能就会有40分不懂,那到下一个学习阶段的时候,学生就可能扩大到50分不懂,然后是60分不懂,学者学者就会感觉越来越难。

但是用可汗的模块来做,学生就会很容易,像玩游戏升级打怪一样,一遍不行再来一遍,还觉得特别好玩。那么孩子们就在基础学科上面,都是百分之百的通过,接下来,孩子就可以把大量的时间用在学科的跨界,创新,链接,这些有创造性的事务上,这才是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,而不是刷题。

到了大学的时候,就应该做学徒制,一个导师带一个学生,牛津大学就是这样。但现在大学更多的还是一个老师带,十多个,甚至上百个学生,学的内容居然还是小学生学的东西:“上课不要迟到,不要旷课,不要睡觉”。

从水稻变成小麦

我建议更应该把孩子,从水稻变成小麦,水稻讲究的就是人为去种植,需要精心培育,而小麦呢,把它撒到土里,它可以自生自灭,自我成长,因为它早就有了主动力。

最好的学习方式说到底,就是通过,提问,独立思考,自主学习来构建知识地图,从而构建我们对世界的认知,明白“我是谁?”“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是什么?”“我能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?”!

 

·END·